2021
08.09

老汉笑道:“这事情说的跟真的一样,欺负老汉没有见识?那有这样好的事情?”

周之翎:“呵呵!那能呢!不过我说什么都没有用,这样,你带着你儿子,去滦州西山看看,和我家主人去谈,这样你我都放心!”

周之翎知道吴欢开的价钱高了,不过,这一家去不去,都不重要,没有必要太纠结,下面还有10来家,一家一家问就好。只要有一两户同意就好,没有想过十多家都带回去。

老汉笑笑,继续打制着枪管。

张瑜也是那些把家人迁入庄子里的一个,平时话不多,但做事非常的认真,所以周之翎才会带在身边。

张瑜见老汉笑笑并不答应。他非常恼火,但他不怪老汉,自己开始也是一样不相信主人。但主人做的,他都看在眼睛里。

他想说服老汉去,但周管事已经说他想说的所有的话。他不知道怎么说服老汉,但总是感觉自己要做点什么?他看烧红的枪管,想到就用这个表决心吧。

张瑜上前说道:“店主,我希望你去看一下,我用这表示我们的诚意……”

张瑜说完,直接拿起在铁砧上烧红的枪管!

“滋!”一阵烤肉香味,传了出来!

周之翎上前一把拖过张瑜,一边处理张瑜的手,一遍处理着张瑜的烫伤:“你这是干什么啊!不是为一个铁匠么,至于么?我们找不到么?下面还有好几家呢,就是卢龙找不到。

我们可以去秦王岛,幽州找,再找不到,扬州,洛阳,长安。真找不到,我去和窦建德去交易。你要是残了,主公要责怪死我,不他不会责怪我,但也足够我内疚一辈子,你啊!你……”

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

张瑜苦笑一下说道:“周管事,你知道我们现在多缺铁匠,主人为铁匠的事情,自己都亲自打制东西,我们要做很多东西,我们等不起啊!”

张瑜惨白着脸,处理烫伤的剧痛,让他哆嗦着对老汉说道:“老人家,不瞒你说,我家几代人都是帮人种地当佃户的,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主人,不仅给土地种,还给房子住。

一个17,8岁的少主人,应该养尊处优吧,但他为庄子里的事情,没日没夜和我们一起干。这块钢,你也看到了吧?这是我们自己练的。我们要铁匠把钢打造成镰刀,锄头种地。打造武器防备秋冬来打草谷的突厥人。……”

周之翎见张瑜开始说出庄子的情况,连忙打断:“你胡说什么,那是我们庄子的秘密,你怎么可以随便说出来?”

张瑜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店主以后是我们的自己人!”

张瑜转向老汉说道:“店主,你说是不是?”

老汉见张瑜问自己,想到这个人做事情的不计后果,如果自己拒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再说了,一个仆人对主人这样的忠心耿耿,说明这主人必定是有情有义的人,否则会主人的事情,来拿这烧红的铁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是的!我们以后都在自己人!”

周之翎看了一眼老汉说道:“您可以拒绝!主公他不喜欢强迫人做事情!”

老汉:“不算强迫,你们开的条件并不低,而是很高,高的我们都不信!”

周之翎:“我也知道!只是这是主公开的条件,我不能打折扣,其实还有更多的条件,我没有说!”

老汉有点好奇说道:“说说,还有什么条件?”

周之翎:“先说待遇,工匠的待遇和所有人都一样的,没有底人一等的说法。吃,一天3顿,保证吃饱,而且吃好。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吃好是什么意思!”

周之翎停顿一下说道:“每顿白米白面,菜有荤有素。”

老汉苦笑道:“如果没有这位兄弟刚才的举动,我都认为你在诓我!”

周之翎苦笑不已的说道:“事实是,我们有1000个奴隶,也是这样吃的。他们的脚镣都解了了,我们都以为他们会跑光!结果……”

老汉苦笑道:“是不是一个都没有跑?还多了几个?”

周之翎看了一眼老汉:“不,不是多了几个,而是多了好几百。”

老汉:“有吃的,而且是吃好的,谁愿意走啊?这是应该乱世,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周之翎:“那!您愿意去么?”

老汉看看儿子:“愿意是愿意,只是他的婚事!”

周之翎:“有中意的人家了么?”

老汉摇摇头。

周之翎:“如果不嫌弃的话,让他在庄里找吧,那1000奴隶里有500是年轻女人。不过,现在都不叫奴隶了,叫庄民!”

老汉:“还有这样的事情?”

周之翎点点头。

老汉把枪管冷却摸摸不烫,交给周之翎说道:“你看看在是不是这个样子?”

周之翎接过枪管认真对了一边,

非常满意:“好!非常好!老师傅手艺真好!”

老汉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滦州西山!”

周之翎笑道:“明天!明天我让张瑜陪你们去,我明天要到秦皇岛!”

老汉说道:“周管事,你刚才说,你还要请几个是么?”

周之翎点点头:“是的,主公家大业大,一两个铁匠是不够的,有的话还要多请几个!”

老汉说道:“我在卢龙铁铺还有点面子,这样,我陪你多走几家!”

老汉在卢龙县打铁届的为威望很高,他开口,比周之翎好多了。找了4个铁匠,4个都答应的,要不是周之翎考虑到所有铁匠都跟自己,卢龙府尹会找自己麻烦,估计整个卢龙的铁匠都会被老汉带走。

铜匠相对就简单的多,找了两家铜店,结果来6个出师却无事可做的人。

周之翎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他知道,现在可能没有事情做,但后面,有关铜的事情,会很多很多!

周之翎没有意料到,自己最棘手的问题,居然被张瑜这样一握解决了。

周之翎一大早就起床,嘱咐张瑜几句,就匆匆带着侍卫们上马朝秦皇岛奔去!毕竟100多里,一天要走完。

张瑜倒是简单,做了通关文牒,雇了几辆马车一起回到滦州就好,除了老汉的家底好点,其他人,就一个小包裹,里面一点换洗的衣服,其他的都没有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