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8.09

许俊的话顿时在灵儿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灵儿知道齐阳体内有“百日散”,却只顾着担心和心疼,从未去想过齐阳为何会服用“百日散”!齐阳武功这么高强,若不是自愿服药,谁又能勉强得了他?

灵儿知道许俊说的也不尽然,她就听说过有很多人为了名和利才服药加入百毒神教,但齐阳又岂是那种追逐名利之人?

齐阳到底是为何会服用“百日散”?灵儿百思不得其解。

许俊见灵儿蹙眉思索,以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继续说道:“还是找他出来说清楚吧!莫要冤枉了好人。只要他能好好待你,即便是百毒神教的教徒又如何?”

灵儿这才想起还有个心机叵测的许俊在一旁,忙收起自己的思绪,说道:“我才不管他有什么苦衷。这两日我也想明白了,世间的好男儿那么多,又不是只有他齐阳一人!”

许俊一愣,不禁想到了昨日来探望灵儿的那个公子哥儿。

灵儿故作忧伤地说:“公孙大哥说今日还会来看我,不知他会不会爽约了?”

许俊皱眉看着灵儿,怒从心生,这个薄情寡义的女子!敢情他适才又白费口舌了?

直到许俊冷着脸拂袖而去,灵儿才松了口气。她从衣袖里掏出自己绣好的手帕,轻抚上头的“阳”字,心情十分复杂。

济苍雨从灵儿住的梅香院出来以后,直接去了账房找济老,交代了一下他们离京之后济氏生意方面的事宜。

可爱青春美少女抱西瓜夏日清凉图片

然后,济苍雨就让济烈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大厅里,宣布要回妙峰山庄的决定。

“啊?明日就要离京?”许俊惊讶地说,“这也太突然了吧!”

灵儿娥眉深锁,她自然不愿意离开京城,那样她就离齐阳哥更远了。

“怎会突然?上次不是你说想回妙峰山庄拜祭娘亲的吗?”济苍雨看着许俊说道。

“可您不是说要等京城的事办好之后才能回去吗?”许俊皱眉道。

“那时是为了准备认孙宴。眼下认孙宴也办完了,在京城也没什么要紧事了。”济苍雨说着看向灵儿,“正好灵儿有些烦心事,趁此机会散散心也好。”

“那要回去几日呀?”灵儿幽幽地问。

“自然是要长住,正好年关将至。”济苍雨答道。

灵儿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许俊赶紧劝道:“迟些再回去吧!我的伤还没好呢!这一路奔波……”

济苍雨打断道:“爹怎会舍得让你奔波劳累呢?咱们也不赶时辰,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就好。”

“您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回去了吧?”许俊无奈地说。

“难道俊儿不想回家看看吗?或许还能记起小时候的事。”济苍雨笑道。

许俊不满地看了眼济苍雨,济苍雨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灵儿小声问道:“我可以不回去吗?”

“你说什么?”济苍雨挑眉问灵儿。

“我……”灵儿犹豫了一下,才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我想留在京城里。”

“这是为何?这儿还有值得你留恋的人吗?”济苍雨不悦地问。

灵儿心中一紧,不知该如何回答。

倒是钟龚立马站出来替灵儿回答道:“灵儿她贪玩,爱凑热闹,肯定更喜欢待在京城里。”

钟珑也赶紧附和道:“从小就待在山里头,她怕是早就待腻了。”

“那也不行。”济苍雨坚决地说,“我着急带你们离开京城也是有原因的,京城此刻并不太平。虽然随着齐阳百毒神教教徒身份的暴露,百毒神教已经撤回了对他的缉捕令,但魔教和黑莲神教的人还在那儿虎视眈眈,大街小巷中随处都有邪派之人潜伏着。”

“原来师父是有这个考虑,那还是回妙峰山安一些。”钟珑口不遮拦地说道,“毕竟灵儿你与齐阳之间……”

钟珑还没说完,就被钟龚捂住了嘴。

“少说几句!”钟龚赶紧将钟珑拉到一旁。

“所以谁都可以不回去,就灵儿你必须跟我回去!”济苍雨坚决地说。

灵儿着急地绞着自己的衣袖,却不敢再开口拒绝。

济苍雨对济烈说:“路上的行囊尽快备好,明日一早就出发!”

说完,济苍雨就率先走出了大厅,留下各怀心事的众人。

公孙骞再次来济家庄拜访灵儿时,灵儿正一个人留在大厅里惆怅着。

一见到公孙骞,灵儿眼前一亮,趁着周围没人快步走到公孙骞面前急切地问道:“齐阳哥今日可有什么交代?”

公孙骞不忍心让灵儿失望,却又只能摇头。他这次是自己过来探望灵儿,齐阳并不知情。

灵儿果然大失所望,又恢复适才的满面愁云。

“姑娘为何愁眉不展?抑或是身体又有不适?”公孙骞担忧地问。

“我就要离开京城了。”灵儿直言道。

“啊?姑娘要去哪儿?”公孙骞忙问道。

“我要跟济伯伯回妙峰山了。”灵儿忧伤地答道。

“妙峰山?这么巧!在下适才刚送几位师弟离开京城,他们也是去妙峰山的什么地方,好像是北坡山脚的高什么村。”公孙骞说。

“你的师弟?”灵儿一时没想明白公孙骞怎会突然有了师弟。

公孙骞解释道:“就是在下在云雾派的几位师弟。这几日他们路过京城,就来找在下叙叙旧。”

“原来如此。”灵儿说。

“姑娘打算何时启程?”公孙骞又问。

“明日一早。”灵儿垂眸答道。

“这么快!”公孙骞惊讶地看着灵儿,不舍地说道,“姑娘怕是要过很久才会回京城了吧?”

“是呀!”灵儿说着,从衣袋里取出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个香囊递给公孙骞。

“这是……”公孙骞满怀希冀地问。其实他也能猜到这个香囊是灵儿送给齐阳的,只不过在他心底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

“帮我转交给齐阳哥吧!”灵儿忧伤地说。

公孙骞暗暗叹了口气,应道:“好!”

香囊里面装着的是一条淡粉色的丝帕,上面也绣了“勿念”二字,只不过落款不是“阳”,而是“灵儿”。这条丝帕是灵儿心血来潮准备的,想寄托她对齐阳的思念之情。可谁会想到她突然就要离京,这条丝帕竟成了离别前的赠予。

公孙骞将香囊收了起来,说道:“放心吧!在下一定亲手交给齐兄弟。”

“多谢公孙大哥!”灵儿感激地说。

“那在下明日一早再来为姑娘送行!”公孙骞道。

“不必麻烦了。咱们就此别过吧!公孙大哥,请珍重!”灵儿说完,向公孙骞行了一礼。

公孙骞忙回礼道:“姑娘也请多保重!”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