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8.06

“东西!!”

听到这两字丁小乙心里咯噔一下,身子一弯,急忙蹲了下来,不动声色的低着头,斜眼扫视向周围。

若是王狗子说,是人,是鬼,是什么还好,可唯独‘东西’这两字,听在耳朵里就觉得瘆得慌。

只是目光扫去,自己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别看了,你也看不见!”王狗子说道。

那些东西就在天池里,太深了,连他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丁小乙闻言索性不再观望了,只要那些东西不来找他麻烦,要看就看吧。

他把目光看向自己的五行钟上。

只见钟体缩小了一圈,上面生出一道道不规则的纹理,虽然不规则,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仿佛本该如此。

与之前相比,少了几分匠气,多了几分灵动。

他将五行钟呼唤回来后,立即就感受到五行钟微微颤动着,就如一个突然长大的孩子,正渴望着大量的能量去滋养。

于是将钟体收回灵能空间,放回五行山内,很快五行山内孕育的大量五行之气,开始疯狂涌入钟体。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

大量的五行之气被收入五行钟内,令钟体生出五色虹光。

直至十多分钟后,虹光才逐渐熄灭,五行钟也静静的躺在那里。

钟体光华内敛,古朴无华,上面除了不规则的纹理外,再没有任何图形。

但恰恰正是如此,却给人以大气磅礴的感觉,感觉这不简简单单的只是一尊钟。

仿佛更代表着一种道,就如道家名流燦悟道人手上那卷金丝卷轴一般,承载了一方道的神韵。

“成了!!”

察觉到五行钟的变化,丁小乙心中顿时大喜过望。

立即把五行钟唤出在手上,仔细观察起来。

这口钟的原材料本身就极其难得,是一块五行石,本身就是后天至宝,如今经过雷火淬炼,将钟体内的杂质彻底炼化后,虽然不敢说大成,但也算是小成了。

至少此刻这口钟,已然是当之无愧的神器。

他心中难以平静,他内视这尊鼎,越看越是喜欢

“起!”丁小乙竭尽所能,一声大喝,唤醒灵能注入在钟体内。

顿时只见一缕缕五行之光围绕在钟体周围闪动。

静的悬在空中,像是开天辟地之初的一块磐石,一动不动。

随着丁小乙用足全力一敲。

“咚!!”

悠悠钟声,黄钟大吕一般回荡在天池周围,伴随着五色虹光随着钟声朝着四周扫荡过去。

一时连地上的雷火都被五色虹光瞬间打灭,周围地面更是骤然崩裂开。

一些万年不腐的骨头也在钟声回荡下,被碾压成齑粉。

见状丁小乙顿时满脸窃喜,心中大为满意。

这里可不比寻常之地,地面厚土下是万年不化的冰层,坚固的令人发指。

五行钟居然轻松就将大地震裂开无数裂痕,足以证明这件神器的威力。

有了这件五行钟,自己再遇到摩尔,谁胜谁负,那可就难说了。

不远颂兴学满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心里自然也想仿照丁小乙借助这里的雷火来淬炼神器。

然而摸索了一遍全身,才想起来,自己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淬炼的宝物。

普通的东西丢进去,估计淬炼不成,分分钟钟就会被雷火烧成灰烬。

想到这,他只能在心中感叹:“师父啊,您老什么都好,就是太穷了。”

颂兴学自从和丁小乙在一起后,越发越觉得自己师父,堂堂甶孑大帝,居然是个穷鬼,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他几次都幻想着,自己回去后,师父忽然告诉他,其实他不穷,不仅不穷,而且超级富有,堆积如山的冥钞,各种宝物随意他挥霍。

之所以装穷,不过是为了考验自己而已。

当然这要的想法,颂兴学也知道想想就好了,别太当真。

这时候丁小乙美滋滋的把五行钟收起,同时让颂兴学扭动身旁的铁柱。

只等颂兴学轻轻一扭,原本被导正的磁场,瞬间再次混乱起来,眼前的雷火骤然一闪,瞬间化作被炸散开,弥漫向四周大地,直至消失不见。

阵法已开,这里暂时不会再降下雷电,丁小乙从骷髅头上跳下来,临走时候,还不忘把骷髅头上那根独角用【黄泉】切下来。

这根独角很长,拿在手上宛若一根长枪,手掌轻轻抚摸上去,有一种类似釉质的手感。

不用想也知道此物必然是一件宝贝。

昂立在此地,不知道多少岁月,当中更是不知道被多少雷霆电闪击中。

至今丝毫没有破损,在独角顶端,更是闪烁着一缕神秘的紫光,光芒忽明忽暗,令这根独角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丁小乙把此物暂时收起来,打算回去看看,再给自己增添一件新的装备。

这时颂兴学一脸郁闷的走上前:“话说,你可不能吃独食啊,没我帮忙拖延时间,你屁都搞不出来。”

“谁吃独食了,你看那边不是还有么!”

丁小乙厚着脸皮指了指前方,在雷火退去后,确实有大量的骨头从土下被震了出来。

这些骨头在雷火中久经淬炼却没有变成灰烬,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只是有点零碎而已。

颂兴学一撇嘴,但还是很勤快的跑过去,把这些骨头收集起来。

趁着这家伙收集骨头的时候,丁小乙则走到了虫群的周围。

还未靠近,就嗅到一股很刺鼻的焦糊味。

只见大量的时之虫被在雷火的灼烧下,终于还是变成了黑乎乎的一堆焦炭。

不过即便是被烧焦成这般模样,这些虫子还是牢牢的黏在一起。

乍一看,还以为这是石头呢。

“扒开看看!”王狗子的声音传来,提示丁小乙里面可能有没有被烧糊的时之虫。

他闻言拿出【黄泉】抬手一刀,将外面的焦糊的部分切开。

果然就见里面银光闪闪的一片,当中大量的时之虫,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只是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独特的肉香。

“这玩意有什么用??”他试着拿起一只放在手上仔细观察,这只虫子虽然已经熟透了,但外表银色的表皮依旧完整无缺。

王狗子思索了一阵后道:“这玩意闻着挺香的,要不你试试尝尝什么味的。”

“厄……”丁小乙显然没有以身试毒的勇气。

不过他倒是想起来另外一个吃货。

只见他拿出【照幽镜】对准这些虫子照上去。

很快就见镜面闪烁出一道微光后,幽幽的说道:“大荒之地,有山,名昆仑,临近天池之地有一虫,生四翼,六足,体色如银,以火、金为食,群体而动,犹如银河决堤,吞没一切……“

看到一向不正经的照幽镜,今儿忽然间正经起来,丁小乙气不打一处来。

“别背书了,赶紧的,这玩意怎么吃?吃了之后有啥好吃、坏处么??”

照幽镜声音停顿了一下,显然是被丁小乙这句话噎的够呛。

过了片刻后才一腔怪调的说道:“只要是熟的,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吃了之后滋阴补阳,固本强元,强健筋骨,增加寿命。”

这个回答,令丁小乙顿时大大的满意,不忘多问上一句:“还能增加寿命??增加多少??”

“这个……要看几分熟!”

照幽镜每次背诵食谱的过程总是被丁小乙吐槽,难得这一次总算是起到了不错的成效。

不过这玩意,真的能吃么??

哪怕照幽镜说这玩意味道不错,但真的要自己下口去吃……嗯……总是觉得有些下不了口。

好在王狗子这名超级大厨就是现成的。

直接现场给丁小乙调制了一叠辣椒酱出来,让他沾着辣椒酱一起吃。

盛情难却,也是肚子里却是不争气的有些饿的慌。

丁小乙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张嘴抱着一只巴掌大的时之虫狠狠咬下去。

“噗!”

别看时之虫外表始终完好,可事实上早就被烤的熟透了,一口咬下去,里面被烤熟的肉质,犹如爆浆一样。

咬起来有一种酥脆的感觉,而里面则是松软柔棉,口感类似于加水的肉松相当不错了。

再配上王狗子精心调制的辣酱后,口感更是浓香麻辣,吃起来也就没那么排斥了。

丁小乙就想象自己在吃龙虾,恶狠狠的吃了两三个之后,立即感觉吃的差不多快饱了。

肚子里更是暖洋洋的,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一下提高了不少。

颂兴学从远处捡完了骨头回来一瞧,先是愣了一会,随后跟着拿起来就吃。

“你不怕这玩意有毒么?”

看颂兴学吃的这么大胆,丁小乙不禁问道。

“怕什么?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吧,你没见过十八地狱里饿死鬼的模样,那是真的惨。”

颂兴学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这玩意究竟吃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但丁小乙都吃了,自己又怎么能落于人后。

一边吃,一边问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两人现在的处境并不好。

往回走已然是不可能了,光是后面的密密麻麻的飙风,根本无路可走。

更不要说里面还有许多时之虫的巢穴。

所以眼下只能往前走,从天池的侧面横穿过去,和楚柯他们会合,这是最快的捷径。

这条路虽然冒险,但眼下没别的路可选。

丁小乙把剩下的时之虫全部丢在灵能空间后,两人就沿着边缘小心前行。

路上生怕惊动到什么东西,以至于格外小心。

这时候他突然有点理解摩尔之前追杀自己时,为什么那般投鼠忌器的模样。

只有真正了解到昆仑天池,才知道此地的恐怖之处。

就在两人前脚刚走没多久,在时之虫的焦糊的尸体附近,只见两个人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正是鬼公主和摩尔。

此时的摩尔已经被这位神秘莫测的女子给深深折服了。

这一路走来,无不是言听计从,偶尔遇到了一次危险,也被她信手间化解。

这不禁令摩尔深深的感到自己从前是何等的狂妄自大。

区区一点小小的成就,便已然忘乎所以。

此刻想来真的是井底之蛙。

“他们刚走不久,我们现在追上去,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他们。”

摩尔看着周围的痕迹,不禁开口说道。

但鬼公主却不以为然:“急什么,有人给咱们开路不好么?”

说着,随手拿起一只被烤熟的时之虫丢给摩尔,吃点吧,这东西的能增加寿命,虽然增加的不多,但在这个地方,尤其可贵。

“哦,还要这种功效!!”

摩尔听到增加寿命,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一边吃,一边小声的询问道:“大人,以您的实力,收拾他们易如反掌,为何……”

摩尔说到这,神色小心的看向鬼公主,很好奇,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按说她的实力不敢说横行天池,但也绝对是能够轻松进退。

对付起来那三个家伙,再简单不过,何必要如此费事。

而且摩尔感觉得到,她并非是冲着昆仑绝顶去的。

“想知道?”

鬼公主回转过身,斜眼看着摩尔,面具下那双幽冷的眸光,令摩尔浑身打起一个冷颤,全身的汗毛都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心头一惊,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连忙低下头道:“不不不,不敢,不敢……”

“哼!”

鬼公主冷哼一声这才转过头来,眸光看着远处丁小乙的背影,眼底里骤然留闪过狰狞暴虐的凶光,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变的暴躁起来。

用几乎为不可察的声音低语道:“当初你们害的我那么惨,如今我要你们痛不欲生!”

鬼公主脑海中闪烁过曾经那些不堪回首的画面。

自己本该是无忧无虑,品尝天下美食,四处游玩快活的岁月。

却被那个女人生生给封印在一张邮票中,被迫要和那个混蛋一起在时间轴中挣扎求生。

最可恨的是这个臭男人,把自己当做撒气桶,让她每次都被血锤砸的痛不欲生。

如今岁月变迁,自己在义父的帮助下,早已经今非昔比。

当年的因果,如今也自当有一个了断,不过她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就了断这份仇怨。

她要让那个贱人,亲眼看着自己把他拆个粉身碎骨。

一想到那张绝美的面容,在自己面前狰狞痛苦的模样,鬼公主简直兴奋极了。

扭曲的兴奋声,令摩尔在一旁听的头皮发麻,忽然感觉这个女人,其实更像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脑海中充满了疯狂的想法。

他甚至有些后悔了,自己跟着这样一个疯女人,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啊泣!!”

丁小乙灵能空间里的王狗子,突然冷不丁的打起一个喷嚏,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鼻梁,不禁皱起自己的眉头。

斜眼一瞧,就见一旁不远处的大头,正在炫技般的卖力表演者它神乎其神的烧烤技术。

只见烤炉上十几只被扒去外壳后的时之虫,在大头的烤制下,逐渐变得金黄起来,随着它触手的挥动下,各种调料,犹如春雨般散落在上面,均匀的恰到好处。

虽然手法上令王狗子还算是满意,可那股味道实在是……辣眼睛!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