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21

丝瓜视频夜间

载起点a阅读正版支持作者。

防盗章节,10:20重新刷新即可正常观看。

刷新方法,退出本书,不用退出a,重新进入即可。

拜谢!

……

来福完楞在了原地。

上来就让自己给对方卖命,这人没毛病吧?

好吧,自己来港九就是卖命来的……

真当乌鼠这么好做?开枪容易,可杀了人却不一定跑的掉,多少乌鼠被当场做掉或者残废。

不然为什么这么高的价格,安家费,买命钱!

1983年,十五万什么概念?

阿虎他们抢一次珠宝行一共到手到二十多万!

清纯写真美女媛媛高清图片合集

当然,说的是购买力而不是汇率,官方1983年1美元兑换19573元人民币,这太扯淡了。

当然,乌鼠贵也是有道理的,底子干净,怎么样都连累不到事主,指控都不合法,因为不是港九公民。

来福真的低头沉思了好一阵子,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王耀祖,眼神中透露着坚定,“我要找到我对象林素儿,另外,我想见我哥。”

“林素儿,大致相貌、原籍、出生日期、特征,这事我给你办了,你自己找就是大海捞针。”王耀祖一口应承下来。

“我有照片。”说着来福从兜里翻出一个照片递了过来。

“你哥哥什么情况?”

“也是做这行,上次来港九的是他。”

王耀祖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冲着大根硕那边扬了扬头,“也是他介绍的活?”

“是的。”

“大根硕,过来!”王耀祖招招手,待大根硕走到眼前便问道:“上次你找来的乌鼠人那?”

“上次?进去了,二十二年,可别提那个傻夫夫的了,干完活直接钻条子那里去了,害的我律师费都花了七八万!”

来福有些痛苦地双手抱头。

“律师费花了七八万?”叶颖文忽然插了一句嘴。

“怎么了?”王耀祖疑惑地回头看去。

叶颖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来福,“你很看好他?”

“是的!”

“又一个陈耀庆?”

“嗯,差不多。”王耀祖确实有些打算。

“我明白了,那他就肯定没请律师!”

啪,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道:“那是我哥!”

“你,你,你冷静点啊,把枪放下,我真花了七八万那!”大根硕胖脸上汗唰就下来了,这一个个怎么动不动就掏枪!

“我就是律师!”

“我……”大根硕一下就僵硬在原地,随即直挺挺地朝着王耀祖跪了下去,双手抱住大腿就,眼泪唰就下来了。

“价钱可都是谈好了的啊,他跑条子那里也不是我的责任啊,真不关我事,我也不想的啊!”

“行了,你起来吧。”王耀祖一下甩开他,这事确实怪不得大根硕。

王耀祖稍稍沉吟之后看着叶颖文说道:“他哥哥的官司现在还可以上诉么?”

“可以,而且能减刑,就是很麻烦,嗯,非常麻烦。”叶颖文聪明地接上话茬。

来福猛地站起身来直勾勾地盯着王耀祖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能救我哥出来,我这条命就是耀哥的了。”

“完救出来,不可能!”

“我王耀祖一个唾沫一个钉,我不骗你,最多是减刑,能减刑到什么程度,就看到时候怎么打官司了,这一点,我会尽力帮你。”

“条件我摆在这里了,你决定吧。”

“好,这条命我卖给你了!”来福当场就下了决心。

“既然跟了我,那就与之前人生再无瓜葛,既然你姓庄,那从今以后你就叫,庄子维!”

王耀祖很想看看,来福和苗志舜成为好友时候的画面。

‘叮’的一声系统提示在王耀祖脑海中响起。

“恭喜您帮助平息一起社会骚乱,获得经验值200点。”

“当前经验值:8501000,未满足升级条件。”

……

飞驰的车上,老司机王耀祖单手开着车,至于另一只手……咳咳,反正这不是去往幼儿园的车。

也不对,从那里出来后肯定要去幼儿园的……

“你这么看好那个来福?哦,现在叫庄子维。”叶颖文半眯着双眼靠在椅背上,慵懒地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

“十分看好,跟我一样靓仔,最重要的是底子干净,我准备给他重新弄个身份好好培养,送进警队。”

“什么?”叶颖文惊讶地看着王耀祖,“你你你,你要往警队送卧底?!”

“神特么卧底。”王耀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事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还是聊聊你吧。”

“你怎么找了个那样的……嗯,老公,当然,我不是说藤原野不好,人看起来挺好的。”王耀祖尽量让自己措辞婉转点,正常来说大家友罢了,不应该打听这么多,但架不住好奇心啊!

叶颖文靠在背椅上脸色不停变换,久久无言,车内一下压抑了起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正当王耀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的时候,叶颖文突然开口了。

“我出生在九龙城寨。”她坐直了身体,从包里拿出一支香烟,王耀祖立刻狗腿的拿过火机给她点上,叶颖文就这么靠在车窗上幽幽说道。

“我妈是城寨里的楼凤,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

“从小我妈就培养我,唱歌、跳舞、琴棋书画。”

“她一直说,女人最美好的时间就是年轻那几年,她要把我培养成大家闺秀,嫁一个有钱人,这样才不会像她一样凄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未来。”

“当然,她也是为自己打算,她挂在嘴边上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老色衰了,吸引不到男人了,赚不到钱了。”“她拿出几乎所有的积蓄送我去读书,可我却认为我妈是错的,人一定要靠自己!”

“我成功了,也失败了。”“我考上了港大中文法律系,想着自己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让我妈走出那片暗无天日的地

“当然,她也是为自己打算,她挂在嘴边上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老色衰了,吸引不到男人了,赚不到钱了。”“她拿出几乎所有的积蓄送我去读书,可我却认为我妈是错的,人一定要靠自己!”

“我成功了,也失败了。”

“我考上了港大中文法律系,想着自己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让我妈走出那

“我成功了,也失败了。”“我考上了港大中文法律系,想着自己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让我妈走出那片暗无天日的地

“当然,她也是为自己打算,她挂在嘴边上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老色衰了,吸引不到男人了,赚不到钱了。”“她拿出几乎所有的积蓄送我去读书,可我却认为我妈是错的,人一定要靠自己!”

“我成功了,也失败了。”

“我考上了港大中文法律系,想着自己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让我妈走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