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20

席家庄,刚刚吃完午饭,席云飞卧房的茶室里。

朔方第一才女,紫云轩镇楼台柱,美艳无双的木紫衣突然亲自上门来找,让席云飞多少有点不知所措。

见也不是,不见,又感觉损失挺大的,来到大唐接近半年,真正的美女也见过几个,但是真要论起来,木紫衣说第二,还真没人敢说第一,连小吃货程钰琪也不行。

表姐李青儿身后,听到木紫衣求见席云飞的禀报,小丫鬟宁儿鬼使神差的瞪了席云飞一眼,木紫衣的名气非常响亮,小丫头自然是认识的,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耳闻了不知道多少次,自然是知道木紫衣出身青楼,虽然才情无双,但出身却比她这个平民之女还有不如。

席云飞在宁儿看来是顶富贵的世家子弟,这木紫衣亲自找上家里来,十有是席云飞光顾过木紫衣,两人因此结下了孽缘,这才引得人家姑娘主动来寻,宁儿小嘴嘟嘟,小声呢喃道:“果然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声音虽小,但是李青儿和正在思考见与不见的席云飞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席云飞尴尬的摸了摸鼻头,李青儿则是掩嘴一笑,虽然她不知道木紫衣是谁,但是从宁儿的态度来看,应该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况且席云飞才来朔方东城多久,唯一一次出门就是去紫云轩聚会喝酒,这个她却是知道的,那紫云轩是朔方最好的青楼。

“呦,小小年纪不得了了呀,你到底是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竟然引得人家亲自登门来寻你,该不会是对人家始乱终弃了吧?”

李青儿揶揄的看了眼席云飞,心道小家伙终究是长大了,而且如今的席云飞好像变了一个人,不仅气质大变,人也莫名其妙的优秀了许多,有女子倒着贴上来也属正常。

席云飞急忙摆手否定,也是一脸的困惑,解释道:“我与她只是匆匆见过两次,第一次光顾着喝酒了,根本就对她没什么印象,倒是昨天去了一趟,但也只是借用了一下······”

席云飞辩解的话语戛然而止,毕竟登高望远的地方有点小尴尬,总不能说借用了一下人家姑娘家的闺房吧?

李青儿和宁儿见席云飞神情扭捏,心道果然,席云飞估计与那木紫衣关系匪浅,或者已经······二女的俏脸同时红到了耳根,眼神也不自觉的闪躲了起来。

小祸祸管珂秀丽迷人

宁儿羞恼的低下头,右脚轻轻在地上跺了两次,抬头再看席云飞时,眼里说不出的怨与哀。

席云飞不明所以,看向门口等着指示的王大锤,道:“带进来吧,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事儿非要亲自登门来找我。”

席云飞此时想法很简单,光明正大的见面,当着表姐的面,省得被人传出什么不好的绯闻,自己倒是没关系,可是人家姑娘的清白可不能玷污。

见席云飞打算面见木紫衣,李青儿作势就要起身离去,不过却被席云飞拦了下来。

“表姐,你就坐着吧,陪陪我,免得我尴尬,这孤男寡女的,你说是吧······”

“?”李青儿疑惑的看了眼席云飞,本来以为席云飞只是故作客套,刚要拒绝。

席云飞接着道:“表姐,你就帮帮我吧,反正这茶室位子也够,你坐着,万一那木紫衣真有什么要紧事儿,是我不方便出面的,你也能帮我一起斟酌一下啊。”

其实李青儿对木紫衣这样的奇女子还是挺好奇的,闻言开口道:“可是人家姑娘毕竟是来找你的,我在这里算什么事儿啊,万一让人家误会了,还以为你们席家不懂礼数呢,那表姐罪过可就大了。”

席云飞赶忙摆了摆手:“别啊,她也没说只是见我一个人啊,而且你是我表姐,是自家人,是这席家庄的主人,这主人家在自己家里会客,谈何不懂礼数?!”

“这·······”李青儿还在犹豫,旁边小丫鬟宁儿忍不住了,拉了拉李青儿的袖口,低声道:“青儿姐姐,咱们就留下来吧,宁儿一直听人家说紫衣仙子怎么怎么漂亮,可至今却是一次都没见过,宁儿也想看看一个女子能美到什么程度,您就不好奇吗?”

说起女子之美,同为女人的李青儿也是好奇不已,李青儿也想知道那木紫衣到底是何种仙姿绝色,竟能引得那么多男人为她趋之若鹜。

纠结的看了眼一脸期待的宁儿,李青儿反身朝席云飞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今日我就代大姨娘替你们席家把把关,我倒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得到二郎的青睐。”

不多时,院子里一道倩影映入眼帘,人未到,香先到。

席云飞抽了抽鼻子,心道古代也不见得比现代落后多少,其他的不说,就是这个香味,就不是后世任何一家香水公司能够生产出来的。

次座上,李青儿鼻头微微闪动,疑惑的看了一眼席云飞,接着抬起自己的右手,在手腕处闻了闻,嘀咕道:“臭小子,还说给我的香水有多了得,如今对比起来,竟然还不如外人的香浓好闻。”

李青儿离席云飞有点距离,说话声席云飞听不到,但是宁儿却是听了进去,只见她转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那道款款而来的丽影,低头附耳,撇嘴道:“哼,这么好闻的香粉,一定是郎君送给她的。”

李青儿朝席云飞看了一眼,见他正在低头泡茶,又转头看向已经走近的木紫衣,眼里闪过一丝了然的神情,如果木紫衣用的香水也是席云飞送的,那可以看得出来,席云飞是真的有意于人家,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倒是应该好好把把关才行。

“咦?方姐姐?”

席云飞正在低头泡茶,李青儿心有所思打量着木紫衣,原本愤愤不平的宁儿却是突然惊喜的朝门口跑去。

席云飞愣了愣,抬头看向门口,先是与木紫衣四目相对,但见这姑娘目光灼灼如火的看着自己,急忙侧身躲过,越过木紫衣的身影,朝她身后看去。

门口,宁儿正与一个十四五岁大小的姑娘手拉着手彼此寒暄着,这姑娘虽然还没长开,但五官已经看得出精巧,再过几年必定也是这朔方东城的一枝花。

方晴,翠玉轩东家方老的小女儿,朔方东城商界的靓丽风景线,传说中娶了就能少奋斗十年的富家女,白富美。

不用木紫衣介绍,宁儿直接当起了桥客,将方晴介绍给席云飞后,又拉着方晴走到李青儿面前,介绍李青儿给方晴认识。

这方晴倒也知书达礼,见过席云飞后,又对李青儿恭敬有佳,当得知李青儿是席云飞表姐后,那双杏核大眼里闪过缕缕精光,对待李青儿的态度更是好得不得了,直接就学着宁儿开始青儿姐青儿姐的叫着。

主位上,被晾在一旁的席云飞尴尬的看向同样被人遗忘的木紫衣,二人再次对上了眼,不过这次席云飞没有躲开,伸手指着一旁的位置,道:“紫衣姑娘请坐。”

木紫衣礼貌的朝他福了一礼,走到李青儿对面的位置坐下,与席云飞也仅仅只是一米之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