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19

……

“嗤…!”

黑锭刀锋利的很,木矛无法穿透的虎皮,瞬间被它斩开。

不过,虎骨坚硬的很,并未被斩断,让徐君明有些失望。

达到目的后,他也不贪功,翻身后退,迅速拉开距离。

巨虎坠地,左前爪一弯,差点倒下。

颤抖的站直身体,双目死死的盯着徐君明,那择人而噬的眼神中满是愤怒和嗜血。

右手擎刀,左手伸出,神色轻蔑的勾了勾手指。

“你过来啊?”

“吼…!”

怒吼一声,巨虎身下一道黑色流光,飞进旁边树木的阴影。

这阴影不起眼,却快如闪电,转瞬间来到徐君明背后。

清纯美女白T恤盛夏靓丽美图

还没等这阴影落进他的背影,黑锭刀闪过一个刀花,闪电向后一撩。

黑影瞬间被斩作两段。

刺耳的惨叫响起。

黑影坠地消失不见。

“区区一个游魂级别的伥鬼,也想伤我?”

虽然他现在一身实力,十不存一,但青铜镜却可以看破阴阳两界,无数虚妄。

而且手中这把黑锭刀乃是真正的杀戮之器。

别说是游魂,就是厉鬼也要饮恨在这刀下。

巨虎眼见百试不爽的招式失败,怒吼一声,狠狠瞪了徐君明一眼后,居然转身朝后面逃去。

不过又前爪被徐君明斩断一半,导致速度大降。

而且剧烈运动后,两股叉在它腹腔内不住搅动,后屁股上流下的血液越来越多。

两处伤结合,让这头接近化妖的巨虎,变得步履蹒跚起来。

“逃?费了这么大功夫才把你打伤,怎么能任你跳掉。”

闪电般欺身上前,黑锭刀朝粗大的虎尾消去。

眼看长刀距离虎尾越来越近。

突然,速度缓慢的巨虎,闪电般转过身,巨口张开,直朝徐君明大腿咬来。

暴增的速度,让即便早有准备的徐君明也心下大惊。

抽刀一挡,连忙后退。

拉开二十米后,徐君明低头一看,腿上的裤子裂开了一个参差不齐的洞。

额头冒出冷汗。

刚才他要是有一点犹豫,这条腿就没了。

“好狡猾的畜生。”

巨虎眼看一击无功,扭头朝山林深处跑去。速度快了数倍。

很显然刚刚突然慢下来是引他上钩。

小心翼翼的跟上去,眼看着巨虎并未朝自己的洞穴奔逃,而是直朝落霞山深处跑去。

眉头紧皱。

“不行,不能任它逃跑。”

落霞山深处还有什么更强的妖怪他也不知道,但这巨虎肯定清楚,若是把他引到什么巨妖大怪的巢穴,实力未复的他可就惨了。

想清楚这些,徐君明的速度瞬间提了上来。

前后不过几分钟,便追上伤势越来越重,速度也慢下来的巨虎。

扬起一刀直朝它后尾斩去。

因为后屁股受伤,粗如儿臂的巨尾最受影响,威力下降了大半。

比起其它部位,‘柿子当然要先捡软的捏’。

巨虎显然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感受到徐君明刀气,强壮的身躯一摆,让过刀锋,有钱抓直朝他大臂抓了过来。

翻掌收刀,举火撩天。

刀锋让开尾巴,朝右爪斜下方斩过去。

原本按照它的速度,能躲开这一刀,但因为伤势,中途突然慢了一些。

“嗤…!”

皮开肉绽,血液飞洒。

痛苦的吼声响起。

徐君明一击建功,长刀连斩,‘唰唰唰’刀光闪烁,处处不离巨虎要害。

没有了过人的速度,强横的力量也没有了发挥的机会。

随着它四肢的伤势越来越重,速度也越来越慢。

“轰!”

等徐君明把它四肢大筋斩断后,再也无法支撑的巨虎,沉重的身躯砸到在地。

看着它求饶的眼神。

“当初那些当食物吃掉的人,你也没想过要饶过他们。”

黑锭刀无情斩下。

鲜血飞洒,笆斗大小的虎头滚落一旁。

直到这时,徐君明才真正松了口气。

看了眼胸口四道长半尺的血痕,刚刚这巨虎濒死反击,差点让他开膛破肚。

刚要还刀入鞘,到半途后,突然停下。

“我感觉这片天地的封锁,好像少了那么一丝!”

徐君明心中激动。

他现在最渴望的便是尽早恢复自己的实力,再攀高峰。

但来到这个世界半年,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毫无办法。

如今斩杀这头巨虎,反而感觉天地封锁少了那么一丝。

虽然距离完解封,还有十万八千里,但现在他最想要知道方法。

只要有了方法,便有了努力的方向,比现在盲人摸象强百倍。

“到底是什么原因?”

凝眉苦思半响,他终于想到了一点眉目,但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另外去求证。

把黑锭刀绑好,扛起巨大的虎尸,右手提着笆斗大小的虎头,回到他布置陷阱的地方。

陷坑里,一头体长近两米的大野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对于急需要营养修复肉身的徐君明而言,这头野猪也是不能放弃的资源。

不过现在的他可那不了这么多肉食。

考虑片刻,徐君明先把虎尸和野猪尸体,抗到自己平时栖身的山洞。

先把野猪尸体分割,用火烤制好,用树叶包好,放到山洞最里面的阴凉处储存。

这样一来,放在里面的猪肉,十天半个月也坏不了。

至于虎尸,乔三郎的死总要有个交代。

……

“听说乔三郎媳妇要把闺女卖了?”

两个村人坐在地头上边休息边聊天。

个子高的农人点了点头后道。

“都说虎毒不食子,那娘们也真是够狠的,乔女那么孝顺乖巧的孩子都舍得卖。”

“谁说不是呢。三郎虽然没了,但留下的家产也有一些,那婆娘但凡勤快点,再加上族里帮衬,养活她们娘三个不成问题,何至于要卖闺女?!”

“估计是想改嫁,二妮还小,又不到记事的年纪,带着改嫁人家不挑。但乔女虽然孝顺,但人长得丑,腿又瘸了,将来嫁出去都难,哪家想要这样的拖油瓶?”

“你们说的都是真话?”

浑厚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响起。

回身一看。

一头巨虎映入眼帘,凶恶之气,迎面而来。

“哎呦我的娘嘞!”

两人连滚带爬,跑出十几米后,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徐君明抬脚一踢,拳头大小的土块,精准的击中二人后背。

‘噗通’两声,两人栽倒在地。

徐君明迈步而来。

“我问你们,刚才所说可是真的。”

高个农人连连点头,牙齿打颤。

“大…大虫?”

眉头一皱,懒得理他们,扛着虎尸朝不远处乔家村走去。

看他远去,两人也逐渐恢复过来。

“那头大虫好像死了?”

矮个农人点头后,“扛着大虫的好像是徐先生?”

“徐先生?教书的徐先生?他不是被大虫吃了吗?”

徐君明上山寻找乔三郎七日未回,乔家村的人都以为他已经被大虫吃了。

“笨蛋,没看到徐先生扛着那大虫尸体吗?”

高个农人恍然。

“原来是徐先生打杀了那头大虫!”

明悟过来后,脸上露出震惊。

“徐先生这么厉害?!”

“快走!”

矮个农人快速从地上爬起来。

“干嘛?”

“这会乔三郎媳妇,正跟人牙子谈买卖。恰巧徐先生打虎归来,有好戏看了。”矮个农人道。

高个农人点头道:“乔女当初对徐先生可是有救命之恩,这些年徐先生也是知恩图报,对他们乔家极为关照。现在突然听到乔女要被卖掉,肯定气坏了。”

“这还用说,看刚才徐先生神色就知道了。”

“就该让徐先生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见利忘义的泼妇。”高个农人道。

“难得这么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咱们快回去看看。”

两人拿起锄头,朝村里跑去。

徐君明扛着虎尸健步如飞。

这些天他喝虎血,肉身修复了不少,体质大增,上千斤的虎尸,扛着也不费力。

乔三郎家他去过几十次,早就熟的不能再熟。

刚拐过街角,便看到那熟悉的院子里,站了不少人。

“乔女她娘,三郎刚死,你就要把乔女卖掉,不能这样做人吧?”

穿一身带补丁的灰蓝色裙裾,头插荆钗的妇人,眼神中透着势力的光芒。

“老族长,我也不想这样。但俺家顶梁柱没了,只凭我们娘三个可怎么活?再说,你看看乔女。”

粗壮的胳膊随意把瘦弱的乔女拎起来,那感觉就像是在拎一只即将被卖掉的鸡仔。

“从小脚就瘸,脸上又落了块大青斑,将来别想嫁出去。这样的赔钱货,我还要养她多少年?”

妇人眼睛一翻,脸上露出市侩的笑容。

“族长,若是村里能给乔女一月一斗白面,两斗地瓜干,这闺女我就不卖了。”

“一斗白面?两斗地瓜干?三郎家的,你也太贪了吧!一个壮劳力,一月也吃不了这么多。”

“族长,这泼妇太不知好歹,绝不能答应他。”

周围众人群起激愤。

“都别吵了。”

老族长一声怒喝,众人停了下来。

“乔女她娘,村里人都不宽裕,一斗地瓜干还有的商量。一斗白面,整个乔家村谁能天天吃白面?”

“没有白面也行,二十两银子,这闺女我卖了,给钱也一样。”

“二十两银子!你这泼妇怎么不去抢?”

“我看她是想钱想疯了,亲生闺女都卖。”

面对众人讥讽,妇人毫不怯场。

“我生的闺女,我乐意卖,你们管不着。”

请假一天!

今天作者本人结婚,老大不小了才成家,请各位读者老大准假一天!

不胜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