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18

阿斯嘉德战场,无数人疯狂厮杀着,唯有两人静静站在一旁,所有人都无视了他们。

“父亲,你不是说要结束他们吗?”凯莎抿嘴,轻笑着说道:“怎么不出手了?”

“别闹,我可是一方神系的神王,又岂能亲自动手。”周禹微微一笑,有些傲慢地说道。

“说的也是,那要不要女儿帮你解决一下他们?”凯莎问道。

“不用了,今天就让他们出来练一练。”周禹摆摆手,神国之门已然打开。

两道庞大的身影缓缓从神国之门走出来,均是散发着汹涌澎湃的气息。

“拜见神王大人,拜见凯莎女王。”两尊高大身影恭敬地行礼道。

“交给你们了,阿托,恶灵。”周禹轻轻摆摆手,示意两人开始行动吧!

“遵命,神王大人。”阿托巨大的羽翼微微舒展,手持号灵之剑,一股浩大的魔气迸射而出。

“嗡嗡嗡”阵阵机车轰鸣声响彻战场,一辆造型酷炫的骷髅状机车燃烧着火焰,带着刺耳的轰鸣声飞跃而至。

只见一个浑身冒火的骷髅人,穿着黑色皮衣皮裤骑在摩托车上,一个漂亮的漂移,调转车头,出现在战场中心。

这正是漫威世界的bug存在,恶灵骑士,与毁灭博士一样,都是周禹收下来的属下。

私房艺术写真

他现在失去了夜晚才能变身的限制,随时随地都可以变身,并且被周禹取回他受诅咒的灵魂,还将复仇之灵完融入他的身体灵魂。

这其中当然少不了和墨菲斯托发生一些“友好”的交流,不过周禹对此毫不在意。

“阿托大哥,我来试试这诅咒战士的实力。”恶灵骑士强尼一马当先,超越音速的冲击力,地狱机车将诅咒战士撞飞出数十米。

连带诅咒战士手中的索尔也在地上滚了几圈。

索尔从地上爬起,抖了抖风尘仆仆的披风,握着雷神之锤,看向恶灵骑士,连忙道谢:“谢谢你了,兄弟。”

“不用谢,接下来还要一起战斗。”恶灵骑士严肃地说道。

恶灵骑士话刚落下,被撞飞的诅咒战士已经站了起来,弯腰将一根十数吨重的石柱举起,扔向恶灵骑士。

恶灵骑士并非是力量型的超级英雄,本身的速度也算不上快,刚才能够撞飞诅咒战士,完是因为出其不意,加上灵魂战车的速度。

眼看就要被砸中,雷神索尔快速挥锤,发出一道闪电,轰碎半空中的石柱。

细碎的石子打在恶灵骑士身上,溅起点点火光,但并无大碍,恶灵骑士对着索尔点点头,骷髅头张合几下:“谢了伙计。”

语毕,恶灵骑士扯下身上的铁链,甩向诅咒战士。

铁链经过地狱火的强化,衍生出数十米,转眼将诅咒战士缠住,上面附带的地狱火,灼烧着诅咒战士的身体与灵魂。

如果是一般人,分分钟就会身死魂散,然而诅咒战士体内蕴含着少量以太粒子的能量,使其强悍到非人的地步。

诅咒战士双臂猛然一挥,生生震碎了身上缠绕的铁链,然后大步流星的冲向恶灵骑士。

“小心,别和他有肢体接触。”

索尔连忙出声提醒,可诅咒战士的速度和他的声音,几乎同时抵达。

“嗖!”

诅咒战士高大的身影轰然冲来,恶灵骑士连骑车开溜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抓住了命运的脖颈,从烈火战神上提了起来,双脚悬空。

那股巨大的力道,让恶灵骑士根本挣脱不开,然而诅咒战士同样没有占到便宜,掌心传来深深的灼热之感,剧烈的钻心痛感传入到了中枢神经,让其很是难受。

要知道恶灵骑士浑身都是地狱火,虽然肉身力量不强,可近战不会怕谁,一身骨头架子,生命力没有,地狱火免费送。

“你有罪!”

诅咒战士单手将恶灵骑士提了起来的瞬间,还未来得及撒手,恶灵骑士冒着火焰的眼睛便直视着诅咒战士的双眼,发动了审判之眼。

“啊~”

诅咒战士顿时感觉头痛欲裂,许多过去杀死的人身上的痛楚,都加持到他的身上,灵魂仿佛都要被焚烧殆尽一般。

但他身上却有着一层暗红色的能量保护着他,让诅咒战士不至于就此死去。

依靠着坚定的意志与诅咒之石的力量,诅咒战士挺了过来,右手猛然用力一握,将恶灵骑士的脑袋拧了下来,丢在一边。

失去头颅的恶灵骑士,并未死去,只是有些摸不准头脑,这种身首分离的异样感,强尼还是第一次。

身体冒着地狱火,感应着脑袋的方向,十分不协调的走去,因为失去视觉,看不清路况,没走两步就绊倒在地上。

诅咒战士看着没有脑袋还活蹦乱跳的恶灵骑士,摸了摸脑袋,紧接着,狠狠一脚便将恶灵骑士的头提出几里之外。

而在另一边,阿托手持号令之剑,所向披靡,很快杀光挡道的黑暗精灵。

这些黑暗精灵本身实力并不算强大,也就和阿斯加德的仙宫战士相差无几,所依靠的也只是手中的暗物质能量武器。

只是他们的黑洞手雷有些麻烦,不过爆炸的范围不大,只要小心躲避就没问题。

玛勒基斯本身的实力倒是不错,但他在阿托面前就是个弱鸡。

诅咒战士也观察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舍弃雷神索尔,疯狂的杀向阿托,想要保护玛勒基斯。

就在诅咒战士即将冲到阿托身前三丈之时,阿托手中号令之剑猛然一颤,一道手臂大小的黑色剑光,瞬间从剑尖暴射而出。

光线蕴含强悍的力道,划破虚空,直袭诅咒战士。

光线快如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摧枯拉朽的洞穿了诅咒战士的心口。

受到重创的诅咒战士并未立即死去,身形微微一顿,继续奔跑向阿托。

阿托没料到诅咒战士居然如此彪悍,被抓住了握剑的手臂。

“为了黑暗。”

诅咒战士喊着心中的信仰,玛勒基斯则趁机取下旁边一个黑暗精灵的黑洞手雷,扔向阿托与诅咒战士。

“狗屁的黑暗!”阿托面色冷漠,号令之剑闪烁着璀璨红光,浑身肌肉绷紧,猛然发力,竟然挣脱了诅咒战士,脱离了此地。

留下懵逼的诅咒战士,被爆炸的黑洞手雷吞噬。

此时玛勒基斯已经意识到无法取胜,当即就准备带领残余部队撤退,虽然他很想得到以太粒子,让宇宙重归黑暗。

可他更看中自己的小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活在,就还有机会。

与此同时,奥丁手持永恒之枪,不断屠杀着黑暗精灵。

他现在非常虚弱,但实力却依旧能够碾压诸神。

如果不是身体承受不住日趋增大的神力,他绝对是稳稳占据单体宇宙神明的行列,与凯莎相比,也差不了太多。

不管怎么说,数百名仙宫战士在奥丁的带领下,杀光了这片战场所有的黑暗精灵。

奥丁轻微喘息着,手中永恒之枪散发着淡淡地光芒。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动自天外袭来。

奥丁面色一变,刚抬起头,却已经晚了。

只见一道足有数百米大小的能量弹重重地轰击在地面。

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巨大的响声传遍了整个阿斯嘉德,震动了苍穹。

奥丁身躯猛然倒飞而出,口中喷出大量的神血,竟染红了神王之衣,撒在地面之上。

而数百名仙宫勇士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化作了飞灰。

“果然如此,奥丁,你老了,实力衰退了这么多。”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此地,其身着金色铠甲,生有紫色皮肤,面色平淡,看着奥丁。

“萨诺斯,竟然是你。”奥丁捂着胸口,认真地说道。

“没错,是我。”来人正是宇宙霸主,著名的泰坦疯子,超级**oss灭霸。

“你怎么会来到阿斯嘉德?”奥丁忍不住问道。

“呵呵,你以为黑暗精灵是怎么苏醒的?”灭霸微微一笑,说道。

“原来是你,这怎么可能?”奥丁满脸地不敢相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很奇怪吗?”灭霸笑着问道。

“黑暗精灵不可能是你唤醒的。”奥丁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误会了,我从来没说过黑暗精灵是我唤醒的。”灭霸耸耸肩,平淡地说道。

“这,这。”奥丁脸色不断变换,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却又感觉难以置信。

“不要怀疑,黑暗精灵就是被以太粒子唤醒的。”灭霸再次说道:“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听到这句话,奥丁仿佛又苍老了几分,看着灭霸:“萨诺斯,这次是你赢了。”

“出来吧,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在这里。”奥丁接着说道。

“抱歉,我的朋友。”周禹脸上挂着一抹笑意,从黑暗中走出。

凯莎跟在他的身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为什么要这么做?”奥丁平静地问道。

“因为我们只是朋友,却不是同盟。”周禹耸耸肩,说道。

“所以你选择和萨诺斯同流合污?”奥丁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情绪,愤怒地说道。

“同流合污?我们本就是一伙的。”周禹笑着说道:“难道你忘了我是怎么来到九界的吗?”

奥丁沉默以对,缓缓站起身来,手中持着永恒之枪,浑身上下充满了神王的威严。

“交给你了。”周禹看着灭霸说道,奥丁是神王,但灭霸身份也不差,死在他手里,也不算辱没了他的身份。

“奥丁,就由我来送你上路吧!”灭霸走到奥丁身前,缓缓拿走他的永恒之枪。

噗呲!永恒之枪刺入奥丁的身体,一股庞大的神力,瞬间将奥丁化为虚影。

奥丁身死的刹那,用尽最后余力,将体内积赞的奥丁之力,通过特殊渠道,寄存到索尔体内,就此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地球上的某片海域之中,无风起浪,海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一个身穿黑绿色紧身战衣的女人,缓缓自漩涡中飞出,看着蔚蓝的天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的身材相貌都不错,只是面色苍白,带着黑眼圈和带着浓重的眼影。

一头乌黑散乱的头发随意批在脑后,看上去颇为杂乱。

但这并不能影响她身上邪魅优雅的气质,她站在虚空之中,仿佛是一位天生的女王,冷酷孤傲,眼神中带着冰冷无情的森然杀意。

“奥丁,你这个老家伙终于死了,哈哈哈哈。”

带着凄凉的长笑从女人口中发出,笑声中包含重见天日的喜悦,与长久压抑的愤怒。

此人正是奥丁之女,阿斯嘉德的死亡女神海拉!

海拉是奥丁的长女,并非是创世五大神明中的死亡。

她曾经辅助众神之父奥丁,用血腥战争征服了整个九界,把阿斯嘉德送上了至高无上的神坛!

而且海拉还与世界之树的树冠定下契约,成为天父级强者,其力量甚至超过了奥丁,也是阿斯加德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可是就在海拉信心满满,想要将那些叛逆者部消灭的时候,奥丁却一反常态,居然想改行当一个仁慈的君王。

在海拉看来,这种行为极为可笑,他们已经把九界血洗了一遍,仇人遍布九界。

奥丁的残暴也响彻九界,在样的情况下,奥丁居然说要和九界和平共处。

海拉觉得奥丁不是老糊涂,就是吃错药了。

原本海拉只是当奥丁一时兴起,并未太过在意。

却不想,不久之后,奥丁将她骗出了阿斯加德,然后联合女武神,将她封印在地球的海域之中。

这一封就是几千年,让海拉如何能够甘心。

最初海拉一直想不通,后来觉得虚伪的奥丁,是怕她抢夺阿斯加德的权力,才会如此。

脱困之后,海拉最先想到的事情,就是回到阿斯加德,她现在还很虚弱,只有回到阿斯加德,或许阿斯加德的神力,她才能快速恢复,甚至变得更强。

周禹收起永恒之枪,这柄由世界树树枝打造的神器还算不错,堪比真神器,就算自己用不到,那也可以赏赐给属下。

“周,接下来该怎么做?”灭霸下意识地询问道。